64体育

70集微紀錄片《在影像里重逢》11月25日起
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紀錄頻道微9欄目熱播

發布時間:2019年11月26日 11:09 | 來源:64体育 64體育 |


由中64體(ti)育直播官網聞紀錄電影制片廠(集團)制作的(de)70集微(wei)紀錄片(pian)《在影(ying)像里重逢》2019年(nian)11月25日起周一(yi)至周五每晚(wan)19: 54在中央(yang)(yang)廣播電視(shi)總臺央(yang)(yang)視(shi)紀錄頻(pin)道CCTV-99欄目(mu)播出,敬請收看(kan)。

微(wei)紀錄片《在影像里重逢(feng)》,以5分鐘一集時長作為一個橫切面,將一部波瀾壯闊的中國故事,奮斗史詩,化為若干篇章,將七十年成就做線性梳理,以主題式結構用短視頻的形式呈現出來。

 

播出時間:

央視紀錄頻道CCTV-9

周一至(zhi)周五,每天一集。

首(shou)播: 19: 54

重(zhong)播(bo): 22: 59次日11: 5417: 55

 

    >>> 精(jing)彩視頻(pin)

《在影像(xiang)里重(zhong)逢》 祖國的(de)花朵(duo)

生在(zai)新中國(guo)的(de)(de)孩子們(men),快樂的(de)(de)笑臉、茁壯的(de)(de)成長背(bei)后,是(shi)全社會對他們(men)的(de)(de)殷殷關切、拳拳付(fu)出,他們(men)傳承了前輩的(de)(de)紅(hong)色基因(yin),準(zhun)備為明天的(de)(de)祖(zu)國(guo)建設貢獻自己的(de)(de)力量。

《在(zai)影像里重逢》 為了(le)人民的健康

    1952年,上海(hai)市民與環衛(wei)工人共同開(kai)展了(le)一場(chang)史無前(qian)例(li)的(de)城(cheng)市大掃(sao)除,各城(cheng)區(qu)一起(qi)動(dong)手,熱(re)鬧得如同過(guo)節(jie),不(bu)僅人過(guo)得干凈(jing)起(qi)來,連萌寵都開(kai)始了(le)定期洗澡,這一切源于一場(chang)全(quan)國性的(de)愛(ai)國衛(wei)生運(yun)動(dong)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(feng)》 大家一起去識字(zi)

    上世紀五十年(nian)代(dai)初的中國,曾經有一場(chang)轟轟烈(lie)烈(lie)的掃盲運動,人不(bu)(bu)分男女老少(shao),地不(bu)(bu)論東西南北,大(da)家都在(zai)認真(zhen)地做著同一件事——識字,工廠、農村、部隊、街道都辦起了掃盲班,學校里的孩子也紛紛回家當起了父母的小老師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(zhong)逢》 1959年的106個紀錄

1959年9月13日下午3點,第一屆(jie)全(quan)(quan)國運(yun)動(dong)會(hui)在北京工人體育場(chang)隆重開幕。在這屆(jie)運(yun)動(dong)會(hui)上,4次打(da)破了世(shi)界紀(ji)錄(lu),還(huan)打(da)破了106個單項的全(quan)(quan)國紀(ji)錄(lu)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逢》 百(bai)貨(huo)大樓里的“買買買”

    王府(fu)井百貨(huo)大樓里(li),勞模(mo)張秉(bing)貴憑他的一(yi)張笑臉和一(yi)抓準功(gong)夫成為了售貨(huo)員(yuan)的標桿,他“一團火”的精神也一代代傳了下來,直到今天,很多當年的百貨大樓依然在營業,熟悉的場景在時空中輪轉,改變的是隨著國力不斷豐富的物資,不變的是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。

《在影像(xiang)里重(zhong)逢》 珠穆朗(lang)瑪上(shang)的中國梯

1975年中(zhong)國登山隊(dui)攀登珠穆朗(lang)瑪峰時,物資保障(zhang)都是(shi)由(you)運輸和修(xiu)路隊(dui)員(yuan)們(men)完成的(de),他們(men)中(zhong)有(you)很多人(ren)曾經是(shi)登山隊(dui)的(de)老(lao)隊(dui)員(yuan)。在攀登難度最大的(de)珠峰北(bei)坡第二(er)臺(tai)階時,修(xiu)路組為(wei)(wei)沖(chong)頂突(tu)擊隊(dui)員(yuan)搭起(qi)了(le)一座6米(mi)高的(de)金屬梯(ti),這架梯(ti)子后來(lai)就留在了(le)那里,它被世界(jie)登山者稱為(wei)(wei)“中(zhong)國梯(ti)”。

《在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“長漂”留下了什么

1986年(nian)9月(yue)10日(ri),長江(jiang)漂(piao)流的(de)勇(yong)士們征(zheng)服了上虎跳,此消息,迅速傳遍了全(quan)中國。1985年(nian)7月(yue),堯(yao)茂(mao)書抱(bao)著長江(jiang)的(de)第一(yi)(yi)次漂(piao)流要由中國人完(wan)成的(de)念(nian)頭,孤身犯險,犧牲(sheng)在長江(jiang)金沙(sha)江(jiang)段,堯(yao)茂(mao)書成為長漂(piao)第一(yi)(yi)人,并引發了全(quan)國長江(jiang)漂(piao)流的(de)熱潮(chao)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向南(nan)直(zhi)到世界的(de)盡(jin)頭

南極,對于2019年的中國人來說,是一個比西藏更能激發拍照發朋友圈欲望的旅游勝地,如今的中國已經成為了南極旅游的第二大客源國。僅僅在幾十年前,了解南極,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說還只是通過書籍文獻和電視片《動物世界》,直到1984年12月30日,中國科考隊員的腳步終于踏上了南極。

     《在(zai)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我(wo)們的征途是(shi)星(xing)辰(chen)大(da)海(hai)

早在(zai)上(shang)世(shi)(shi)紀七(qi)(qi)十年(nian)代,航(hang)天(tian)員選拔(ba)培養工(gong)作就已經(jing)開始了,中(zhong)國第一(yi)代小型失(shi)重飛機也(ye)在(zai)這次培訓中(zhong)投入使用。與上(shang)世(shi)(shi)紀七(qi)(qi)十年(nian)代的航(hang)天(tian)員訓練(lian)一(yi)樣,未(wei)來即(ji)將駕駛神舟飛船(chuan)的航(hang)天(tian)員們也(ye)面臨著(zhu)失(shi)重訓練(lian)的挑戰。經(jing)過六(liu)年(nian)的訓練(lian),2003年,中國終于迎來了首次載人航天飛船的發射。 

      《在(zai)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從一米(mi)到七(qi)千米(mi)

如(ru)果當年的互聯(lian)網技術像今天一(yi)樣發達,這(zhe)些如(ru)今已是奶奶級別的潛海(hai)姑娘們很可能成為中國海(hai)鮮“吃播”的第一女團,這是1978年上映的一部紀錄電影《潛海姑娘》。 

《在(zai)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萬里(li)長江(jiang)爭氣橋

長江是南京(jing)的天(tian)險,它阻斷(duan)了(le)南北的交通(tong),在沒有南京(jing)長江大橋的時候,連原本飛馳的列車到(dao)了(le)江邊(bian),也得(de)乖乖停(ting)下,等著輪(lun)船慢慢地把它渡過江去(qu)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讓(rang)我們跨過(guo)高(gao)山大河

成昆鐵路穿越(yue)了地質大(da)斷裂帶,設計難(nan)度(du)之大(da)和(he)(he)工程(cheng)之艱(jian)巨都是(shi)前所未有的,沿線地形和(he)(he)地質極為復雜(za),素有“地質博物館”之稱,曾被外國專家斷定為“修路禁區”。1958年7月,經過了數年反復勘察和戰略規劃,成昆鐵路全面動工建設。

《在(zai)影(ying)像里重逢》 云中天路

青藏鐵(tie)路的建(jian)設者們攻克了高原(yuan)缺(que)氧和(he)永久凍土的兩大世界性難題,打(da)破了昆(kun)侖山脈的阻擋,讓(rang)世界為青藏鐵(tie)路感(gan)到驚嘆,本期(qi)節目將帶您了解云中天(tian)路。

《在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跨越(yue)伶(ling)仃洋

2009年12月,港珠澳大(da)橋(qiao)在中國珠江三(san)角洲地區開工了,這座大(da)橋(qiao)將要跨越伶仃洋。這是(shi)世界(jie)上最(zui)長的跨海(hai)(hai)大(da)橋(qiao),它連接香港、珠海(hai)(hai)、澳門三(san)地,海(hai)(hai)底(di)沉管(guan)隧(sui)道(dao)是(shi)整個工程中施工難(nan)度最(zui)大(da)的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“和諧”到“復興”

滬昆(kun)高鐵連接上(shang)海與昆(kun)明,是中國東西向(xiang)線路(lu)里程最(zui)長速度等(deng)級最(zui)高,經過省份最(zui)多(duo)的(de)高速鐵路(lu),大獨山(shan)在(zai)貴州境(jing)內(nei),隧道全長近12公里,被專家認定為目前國內最典型的喀斯特復雜地質特長高鐵隧道。 

《在(zai)影像里重逢(feng)》 一根鋼(gang)管的故事

1948年冬天,遼沈戰役(yi)的(de)硝煙剛(gang)剛(gang)消散(san),百廢(fei)待興(xing)的(de)東北(bei)工業基地就開始(shi)了恢復重(zhong)建,鞍山鋼(gang)鐵(tie)廠也回到了人民(min)的(de)手中(zhong),但是(shi)經歷了紛(fen)飛的(de)戰火(huo),鋼(gang)鐵(tie)廠已是(shi)百孔千瘡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沖上云霄

1949年10月(yue)1日(ri),開國大典閱兵式,海陸空三軍的(de)將(jiang)士們走過天安門前,接受毛主席(xi)的(de)檢閱,而天空中,26架戰斗機和教練機編隊飛行(xing),在場的(de)觀眾紛紛抬頭觀望,為我們的(de)祖國感(gan)到(dao)驕傲自(zi)豪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逢》 蒸(zheng)汽機車往事

    2015年9月,新疆三(san)道嶺,五臺蒸(zheng)汽(qi)機車正(zheng)承(cheng)擔著(zhu)煤炭運(yun)輸的(de)任務,這是中國最后的(de)蒸(zheng)汽(qi)機車,不久之后,這最后的(de)五臺蒸(zheng)汽(qi)機車將(jiang)(jiang)退出歷史的(de)舞臺,自此,中國將(jiang)(jiang)全面(mian)告(gao)別蒸(zheng)汽(qi)機車時代。

《在影像(xiang)里(li)重(zhong)逢》 長春造車記(ji)

1953年夏天,在長(chang)春南郊的(de)(de)一片(pian)荒地(di)上,一項重大工(gong)程奠(dian)基了,那是新中國(guo)的(de)(de)第一個汽車(che)(che)廠,第一汽車(che)(che)制造廠,建(jian)設者們在奠(dian)基的(de)(de)時候,就立下軍令(ling)狀,要用3年的(de)(de)時間建(jian)廠,造出中國(guo)人自己的(de)(de)汽車(che)(che)。

《在(zai)影(ying)像里重(zhong)逢》 重裝之王(wang)

我(wo)國(guo)第(di)一臺萬噸(dun)水壓機,1962年6月22日正式建成服役,萬噸水壓機的建成有多轟動,當時的《人民日報》、《解放日報》等刊文宣傳,畫家謝之光創作了油畫《巨人站起來了》,1966年還發行了以萬噸水壓機為主題的郵票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他的名(ming)字叫雷鋒

偉大起源于(yu)平(ping)凡,雷鋒這(zhe)個舊社會(hui)(hui)的苦難的孤兒,在新中國學會(hui)(hui)了開拖拉機(ji),當上了工人,他將原名(ming)“雷正興”改為“雷鋒”,“鋒”字里面凝聚了他對鋼鐵力量的向往。 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勞(lao)動贊歌永流傳(chuan)

新中(zhong)國成立后,人民當家做了主人,時傳祥終于熬過了舊社會,迎來了新生活,他成為了北京市崇(chong)文區清潔隊(dui)的一(yi)名環(huan)衛工人,他用(yong)自己的辛勤勞動,讓城市變得潔凈方便。 

《在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永恒的力量

在今天短視頻盛行的時代,鐵人王進(jin)喜意外(wai)重回人們的視野,當了一回“網紅”,某短視頻網站,一條王進喜跳進泥漿池的視頻累計獲贊超過57萬次,評論超過1.5萬條,人們用點贊和彈幕留言的形式向這位半個世紀前的鐵人致敬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逢》 太空的探(tan)索(suo)家

一位是著名科學家錢學森,一位是聲樂教育家蔣英,他們(men)的婚姻被(bei)認為是科學與藝術的完(wan)美(mei)結合(he)。從美(mei)國到中國,從1947年到2009年,他們相濡以沫,互相扶持。

《在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孤獨(du)的攀登者

傳聞中(zhong)的(de)陳景潤,口齒不清晰,孤僻內(nei)向(xiang),不諳世(shi)事,只會沉迷于單調枯燥的(de)數學推理、演(yan)算與研究中(zhong),直到去世(shi)前三個(ge)月,陳景潤還(huan)在(zai)不停(ting)地(di)審閱論文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不退休(xiu)的“90”后

2019年9月16日,在湖南農業大(da)學(xue)上演了一(yi)場(chang)大(da)型追星(xing)現(xian)場(chang)劇,這(zhe)位被(bei)追捧(peng)的(de)大(da)明星(xing)是耄耋之年的(de)科學(xue)家袁隆平(ping)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逢》 呦(you)呦(you)長鳴

她,一輩子默(mo)默(mo)無聞,專注于藥理研究,直至84歲那年,一鳴驚世界。如今,她與愛因斯坦、居里夫人、圖靈一起,被稱為“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”。她,就是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屠呦呦。

《在影像里重(zhong)逢(feng)》 雪(xue)線郵路

《西藏高原的新動脈》這部影片拍(pai)攝于1956年,它記錄了川藏公路通車時人們歡慶的場面,各地的物資被源源不斷地運到雪域高原,極大地改變了這里人們的生活。 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用(yong)生命(ming)(ming)擔當使(shi)命(ming)(ming)

2019年5月23日,在“時(shi)代楷模”發布儀(yi)式的(de)現場(chang),一個年輕的(de)軍人,敬(jing)了一個特殊的(de)軍禮,他穩(wen)穩(wen)舉(ju)起的(de)是一只殘(can)損的(de)手臂(bei)。他叫杜富國(guo),一個1000多次進出(chu)雷(lei)場(chang),排除2000多枚爆(bao)炸物的(de)排雷(lei)兵(bing)。

《在(zai)影像(xiang)里重(zhong)逢(feng)》 五星(xing)紅旗 高高飄揚

2019年(nian)9月29日,中國女(nv)(nv)(nv)(nv)排以(yi)十一連勝的戰績收獲2019年(nian)女(nv)(nv)(nv)(nv)排世界杯(bei)的冠(guan)(guan)軍,成(cheng)為首(shou)個(ge)女(nv)(nv)(nv)(nv)排世界杯(bei)五冠(guan)(guan)王,這也(ye)是中國女(nv)(nv)(nv)(nv)排,自1981年(nian)首(shou)奪世界冠(guan)(guan)軍之后,38年(nian)來獲得的第10個(ge)世界冠(guan)(guan)軍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拉薩上空的“神鷹”

1956年2月2日,時(shi)任空軍(jun)某(mou)部副師長韓(han)琳,突然接(jie)到(dao)一個命令,要他執行北京(jing)到(dao)拉薩的試航任務(wu)。韓(han)琳雖然身經百戰,但是在接(jie)到(dao)這個命令后,卻感(gan)到(dao)了從未有過(guo)的壓力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插上騰飛的翅(chi)膀

1954年年初,一個消息傳遍了北京城,北京要建民航機場了,是周(zhou)恩來總(zong)理親自(zi)確定的(de)場址,地(di)點就在當時的(de)北京市(shi)順義縣天竺(zhu)鎮。

《在(zai)影像(xiang)里重逢》 風從海上來

天(tian)津(jin)是中國北方(fang)重要(yao)的(de)沿(yan)海城市,然而天(tian)津(jin)港(gang)(gang)在很長(chang)的(de)歷史時期里(li)卻是一(yi)個內河港(gang)(gang),到1948年底,因航道淤積嚴重,輪船不能進出。新中國成立之初,百廢待興,華北地區急需一個新的出海口,因此在天津修建新港也就成為了最迫切的任務。

《在影(ying)像里重逢》 路在(zai)腳(jiao)下

為了改變西藏與其(qi)他省區沒有公路連接的封(feng)閉(bi)狀態,1950年5月,被稱為新中國一號重點工程的川藏公路正式開工。 

《在影像里重逢(feng)》 流動的城(cheng)市

1950年11月(yue)2日(ri),陽光(guang)燦爛,在北京東(dong)單正舉行一場隆重的集會,會上(shang)最(zui)引(yin)人矚目(mu)的就是六(liu)位女同志(zhi),她(ta)們(men)都穿著(zhu)統一樣式的工作服,胸前戴著(zhu)大紅花,接(jie)受著(zhu)人們(men)最(zui)熱烈的祝賀,她(ta)們(men)是北京市第一批(pi)有軌電車女司(si)機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逢(feng)》 美(mei)的呼喚

1985年(nian),中64體(ti)育直播官網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的(de)(de)(de)攝制組首次(ci)去巴黎,就拍攝了一場國(guo)際時(shi)裝表演,當(dang)這些歐美的(de)(de)(de)時(shi)裝影像呈現在中國(guo)人(ren)面前的(de)(de)(de)時(shi)候,帶(dai)來的(de)(de)(de)沖擊是巨大的(de)(de)(de)。然而(er),中國(guo)的(de)(de)(de)改(gai)革開(kai)放也同樣體(ti)現在人(ren)們對審美的(de)(de)(de)追求(qiu)上(shang)。 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三大件

上世紀六七(qi)十年代(dai),自行車、縫紉機、手(shou)表被統稱為三大件,這三樣東西是一(yi)場(chang)婚(hun)禮(li)的(de)頂配,更是衡量生活水平的(de)標桿。

《在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帶你一起去逛街

半(ban)個多世(shi)紀前的(de)(de)(de)中國,集休閑娛樂于一體的(de)(de)(de)綜合(he)性集市,是很(hen)多老百姓逛街(jie)的(de)(de)(de)理由。集市就(jiu)在熱鬧(nao)的(de)(de)(de)街(jie)道上,在這里(li),可(ke)(ke)以(yi)(yi)買點日(ri)(ri)常的(de)(de)(de)生(sheng)活用(yong)品,可(ke)(ke)以(yi)(yi)看(kan)看(kan)打把式賣藝的(de)(de)(de)絕活兒,還可(ke)(ke)以(yi)(yi)聽(ting)聽(ting)遠街(jie)近鄰的(de)(de)(de)新(xin)鮮事兒。趕集,是那個年代人們居家過日(ri)(ri)子的(de)(de)(de)需要,也是溝通和(he)交(jiao)流的(de)(de)(de)需要。

《在影像(xiang)里重逢》 我們的餐桌

新中(zhong)國成立以來,我國糧食(shi)年產量增(zeng)長(chang)近五倍,從(cong)有(you)什(shen)(shen)么吃什(shen)(shen)么到吃什(shen)(shen)么有(you)什(shen)(shen)么,餐(can)桌(zhuo)上的變遷(qian)從(cong)未停止,變得更有(you)滋(zi)味的不僅(jin)是一(yi)蔬一(yi)飯,更是中(zhong)國人愈加甜(tian)美的生(sheng)活。 

《在影像里(li)重(zhong)逢》 安居

安(an)居,對于城市的每一個(ge)家庭來說都是最重(zhong)要的事(shi)情,即使在困(kun)難(nan)時期,人們也要千方百計地(di)經營好(hao)自己的小(xiao)日子。 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廣(guang)播(bo)體(ti)操開始(shi)了(le)

1949年以前,我(wo)國的(de)人均壽命只有35歲,嬰幼兒死(si)亡(wang)率(lv)高達20%,新(xin)中國成(cheng)立(li)之(zhi)初,增強人民(min)體質(zhi)(zhi)是亟待解決的(de)重大問題。廣播(bo)體操普及后(hou),人民(min)體質(zhi)(zhi)顯(xian)著提升(sheng)。 

《在影像里(li)重(zhong)逢》 喂(wei),您好

1958年(nian)落成的北京電報(bao)(bao)大樓是(shi)新中(zhong)國人(ren)民郵電事業(ye)的代(dai)表性建筑之一,從電報(bao)(bao)大樓落成營業(ye)開始,人(ren)們(men)異(yi)地聯絡除了通(tong)信(xin)的“見(jian)字如晤”之外(wai)又多(duo)了個選(xuan)項,但(dan)在那時,發封電報(bao)(bao)或是(shi)打個長(chang)途電話可是(shi)件奢侈(chi)的事情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逢》 我們的自行(xing)車

自行車(che)在(zai)二十(shi)世紀漫長的(de)歲月里曾(ceng)經是人(ren)(ren)們日(ri)常生活中的(de)重要角色,它是人(ren)(ren)們的(de)代步工(gong)具,更(geng)是顯示家庭經濟實力的(de)一個大物件(jian)。 

《在影(ying)像里重逢》 有多(duo)遠走多(duo)遠

游(you)山玩水是(shi)當下人(ren)們喜愛的(de)休(xiu)閑方式,旅(lv)游(you)差(cha)不多是(shi)人(ren)們度假的(de)首選,然(ran)而時光倒退幾(ji)十(shi)年,旅(lv)游(you)對(dui)于大(da)多數中國人(ren)來說,還是(shi)個陌生的(de)概念。 

《在影(ying)像里重逢》 春(chun)晚的故事

1956年的廣播電影版春晚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的央視春晚,從一個人唱幾首歌到幾個人唱一首歌,變化的不單是文藝的樣態,更是社會和人的精神風貌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逢》 電力的高速公路

電是(shi)經(jing)濟發(fa)展的晴雨表,不(bu)斷發(fa)展的經(jing)濟需要為(wei)電修一(yi)條“快速公路”。與修公路一樣,電力工人也需要翻越崇山峻嶺、跨越大江大河。

《在(zai)影像里重逢》 深海(hai)巨擘(bo)

藍鯨(jing)一(yi)號是(shi)我國(guo)自行研制的全球最大的海上鉆井平臺,是(shi)中國(guo)遠(yuan)洋油氣勘探(tan)開發的國(guo)之重器,通過(guo)工(gong)程考(kao)驗的藍鯨(jing)一(yi)號駛向中國(guo)南(nan)海深處尋找(zhao)一(yi)種吸引(yin)著全世界目光的未來能源——可燃冰。

《在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“煤黑子”到“煤亮子”

煤炭是一個國(guo)家重要的(de)基礎工(gong)業之(zhi)一,但在新中國(guo)成立前,煤礦工(gong)人(ren)的(de)命運總伴隨(sui)著苦難和(he)屈辱,他們(men)被人(ren)蔑稱為“煤黑子”,而新中國成立后,煤礦工人從過去的“煤黑子”變身成了名副其實的“煤亮子”。

《在影像里重(zhong)逢》 萬噸是一(yi)座高峰

萬(wan)噸級(ji)輪(lun)船(chuan)曾(ceng)是中國(guo)造(zao)船(chuan)工人(ren)(ren)心中的(de)一(yi)座高(gao)峰,新中國(guo)成立前,萬(wan)噸級(ji)輪(lun)船(chuan)基本都是由外國(guo)造(zao)船(chuan)廠制(zhi)造(zao)的(de),造(zao)萬(wan)噸輪(lun)是那個時代造(zao)船(chuan)人(ren)(ren)的(de)夢(meng)想(xiang)。新中國(guo)成立后,中國(guo)人(ren)(ren)自己設計(ji)建造(zao)的(de)萬(wan)噸輪(lun)陸續下水,自此,造(zao)船(chuan)工人(ren)(ren)們的(de)夢(meng)想(xiang)也被(bei)激(ji)情點燃。

《在影(ying)像里重逢》 紡織姑娘

紡織在現(xian)代工業(ye)中有著(zhu)舉足輕重(zhong)的地位,千百年來,“男耕女織”的傳統和性別的特征讓大量女性成為了紡織工人,新中國成立后,紡織姑娘甚至成為了人們心目中女工的形象代言。 

《在(zai)影像里重逢(feng)》 紅(hong)旗(qi)渠往事

水資源奇缺是幾十(shi)年(nian)前河南林(lin)縣難以解決的(de)問(wen)題(ti),20世紀60年代林縣人民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,從太行山腰修建紅旗渠引漳入林,此工程被稱為“人工天河”。紅旗渠建設者們用生命鑄就豐碑,紅旗渠精神歷久彌新,不斷鼓舞后人奮勇前進。 

《在影像(xiang)里重(zhong)逢》 土地變遷(qian)

1937年,中國共產黨為了(le)團結全國人民抗(kang)日(ri),爭取地(di)(di)主階級(ji)共同抗(kang)日(ri),實行了(le)農民交(jiao)租(zu)交(jiao)息、地(di)(di)主減租(zu)減息的(de)政(zheng)(zheng)策。新(xin)中國成立后不久(jiu),中央人民政(zheng)(zheng)府頒布了(le)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土(tu)地(di)(di)改革法》,徹底摧毀了(le)我國存(cun)在2000多年的(de)封建土(tu)地(di)(di)所有(you)制(zhi)度(du)。 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治淮1951

1950年(nian),淮河流域(yu)發生了(le)特(te)大洪(hong)澇災害,1300多萬民(min)(min)眾受災,中(zhong)央人(ren)民(min)(min)政府組織成立治淮委(wei)員會,決心徹(che)底(di)解決危害人(ren)民(min)(min)生命財(cai)產的淮河泛濫問題,1951年(nian),220萬民(min)(min)工(gong)和(he)技術(shu)人(ren)員展開了(le)治淮工(gong)程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小崗驚雷

安徽鳳陽(yang)(yang)處于江(jiang)淮分水嶺(ling),非旱即(ji)澇,而小(xiao)崗村(cun)就曾經是鳳陽(yang)(yang)貧困的(de)(de)典(dian)型。在嚴宏昌(chang)的(de)(de)帶領下(xia),小(xiao)崗人悄悄地分了土(tu)地、牲口和(he)農具,包干到(dao)戶這個有風(feng)險的(de)(de)做(zuo)法得到(dao)了時(shi)任縣委書(shu)記的(de)(de)支(zhi)持,一(yi)場席卷中(zhong)國大地的(de)(de)改革從小(xiao)崗村(cun)起(qi)步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逢》 十八洞村

湖南花垣(yuan)縣的十八(ba)洞(dong)村(cun)曾(ceng)是(shi)全國有名的貧(pin)困村(cun),習近平(ping)總書記在考(kao)察十八(ba)洞(dong)村(cun)時對當地(di)干部(bu)提出了“精準扶貧”的要求。“精準扶貧”工作隊進村后,因地制宜發展當地產業,帶領當地百姓實現了脫貧致富。 

《在影像里重(zhong)逢(feng)》 東方紅一號

1970年4月24日21時(shi)35分,中國(guo)(guo)自(zi)行研(yan)(yan)制(zhi)的(de)三(san)級運載火箭“長征一(yi)(yi)號(hao)”搭載著第一(yi)(yi)顆(ke)國(guo)(guo)產(chan)人(ren)造地球(qiu)衛星“東方(fang)紅一(yi)(yi)號(hao)”從甘(gan)肅酒泉(quan)東風靶(ba)場發射升空,中國(guo)(guo)成為了(le)繼蘇聯、美國(guo)(guo)、法(fa)國(guo)(guo)、日本之后,第五個獨(du)立研(yan)(yan)制(zhi)和(he)發射人(ren)造地球(qiu)衛星的(de)國(guo)(guo)家。

《在(zai)影(ying)像里重逢》 神箭凌霄

1989年1月23日,中國長(chang)城工(gong)業公(gong)司與亞(ya)洲衛星公(gong)司簽訂合(he)同(tong),用中國自行研制的“長(chang)征(zheng)三號(hao)”運(yun)載火箭(jian)發射美國制造的“亞(ya)洲一號(hao)”通信衛星。

《在影像(xiang)里重逢》 衛星(xing)改變生(sheng)活

如果(guo)飛出大氣(qi)層(ceng),你會(hui)發現那里也是(shi)一(yi)個繁(fan)忙(mang)的世界,上千顆人造衛星(xing)環繞地球、往來穿梭(suo),很難想(xiang)象沒有(you)衛星(xing),我(wo)們今(jin)天的生活會(hui)變成什(shen)么樣子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(feng)》 飛向(xiang)月球

馳名中外的(de)涼山山脈,位于我(wo)國的(de)大西(xi)南,由于地理緯度較(jiao)低,可(ke)以(yi)充分(fen)利用(yong)地球自轉(zhuan)帶來的(de)離心力(li),是比(bi)較(jiao)理想的(de)地球同步軌道航天器發射場(chang)地 如果遴選賞月的最(zui)佳地點,西昌(chang)自(zi)古(gu)便(bian)榜上有(you)名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仰望蒼(cang)穹

每天(tian)地球都會收(shou)到許(xu)多來自太(tai)空深(shen)處的電(dian)磁(ci)波(bo),觀測這些電(dian)磁(ci)波(bo)可以使我們了(le)解更多宇(yu)宙的奧秘,為了(le)觀測到這些電(dian)磁(ci)波(bo),人(ren)們發明了(le)射電(dian)望遠鏡。

《在影(ying)像里重(zhong)逢》 300天的奇跡工程

1958年(nian),為了迎接新中國成立(li)10周年(nian),北京要修建10座(zuo)新建筑,其中有一項(xiang)堪稱(cheng)奇跡的(de)工(gong)程,就是要建一座(zuo)可(ke)供10000人開會(hui)的(de)大禮堂(tang)(tang)。1959年(nian)國慶前(qian)夕(xi),人民大會(hui)堂(tang)(tang)落成,整個工(gong)程僅用了短短10個月。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廣交會風(feng)云

新中國(guo)成立初(chu)期,工業基礎落后,許多設備依賴進口(kou),但換取這些(xie)必要(yao)(yao)物(wu)資的外匯十分(fen)匱乏。為了(le)進一步發展,國(guo)家需要(yao)(yao)擴大(da)出口(kou)規(gui)模。選擇(ze)在通商口(kou)岸(an)廣州舉辦展會(hui)(hui)是一次(ci)(ci)試(shi)水,然而這一次(ci)(ci)展會(hui)(hui)卻取得了(le)巨大(da)的成功。 

《在影像(xiang)里重逢》 百(bai)花獎歸來

百花獎誕生于(yu)國產(chan)電影(ying)逐漸繁榮(rong)的(de)年(nian)代,它又俗稱“群眾獎”,是由觀眾投票評選出來的。百花獎見證了國產電影的發展,它還會和中國電影一道繼續走下去。 

《在影像(xiang)里重逢》 燃燒吧 火炬

1990年的初春,第(di)11屆(jie)亞(ya)運會宣(xuan)傳曲《亞(ya)洲雄(xiong)風》紅遍大(da)街小巷,為(wei)即將到(dao)來的盛會又燃起了(le)一份激情(qing)。亞(ya)運會是新中國首(shou)次舉辦的綜合性國際體育(yu)比賽,對(dui)于經歷了(le)10余年改(gai)革(ge)開放的國家和社(she)會來說,更是一次檢驗,人們(men)希望讓世界(jie)看(kan)到(dao)中國新的風貌。 

《在影像里重逢》 奧運記憶

1932年,在洛(luo)杉磯,中國(guo)第(di)一次派代表團參加奧運(yun)(yun),選手僅有1人,從那時起,正如飽受災難磨(mo)礪的國(guo)家(jia),這條奧運(yun)(yun)之路也屢屢受挫。1984年,當(dang)中國(guo)重返奧林(lin)匹克(ke)賽(sai)場,全(quan)場為(wei)之沸騰(teng)。 

《在影像里(li)重(zhong)逢(feng)》 筑起(qi)綠色長(chang)城(cheng)

占全國(guo)陸地(di)面積近二分之一的三北地(di)區橫跨我(wo)國(guo)西北、東北、華北3個區域,新中國成立前,在這一片區域分布著8大沙漠,4大沙地,形成綿延萬里的風沙線,強沙暴也成了這一地區的常見氣候。 

《在(zai)影像(xiang)里重逢(feng)》 阻擊風(feng)沙(sha)的“中國功夫”

內蒙古西部的(de)巴(ba)丹吉(ji)林沙漠炎熱的(de)一天(tian)即將開始,有一支特(te)別(bie)的(de)車(che)隊,正在(zai)沙漠深處集結,他(ta)們(men)將把(ba)珍貴的(de)淡水灑(sa)向這片酷熱的(de)沙漠。

《在影像里(li)重逢》 變綠的黃土(tu)高原

為了綠色的(de)未來,人們(men)開動(dong)腦筋想了很多留住水(shui)土的(de)方式方法,而梯田(tian)就是其中的(de)一種。大規模的(de)植(zhi)樹(shu)種草加速了植(zhi)被的(de)恢復再(zai)生,近20年的持續工作終于讓千百年的黃土高坡迎來了見證奇跡的時刻。

《在(zai)影像里重逢》 尋(xun)找(zhao)三江源

2008年的(de)10月中(zhong)旬,一場選拔賽在青海省(sheng)南(nan)部30多萬(wan)平方千米的(de)地域悄然開始了,這片廣大的(de)區域被(bei)稱為“三江源”,這里(li)是黃河、長江、瀾(lan)滄江的(de)源頭(tou)。

《在影(ying)像里重(zhong)逢》 綠水(shui)青山(shan)就(jiu)是(shi)金(jin)山(shan)銀(yin)山(shan)

中國(guo)人越來越認識到,在發展經濟的(de)同(tong)時,對環(huan)境的(de)友好是保證可持續發展的(de)必要條件。2005年8月,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在浙江安吉余村考察時,提出了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科學論斷。





64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