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体育

《文藝名家講故事》之《樂由心生 李心草》
導演手記 徐潔勤

發布時間:2021年02月19日 12:35 | 來源:64体育 64體育 |


李指身上重量(liang)級的標簽不(bu)少: 首位進入維也納(na)國家歌(ge)劇院執棒的華(hua)人指揮(hui)家,現任中國交響樂(le)團副(fu)團長、首席指揮(hui),中央音樂(le)學院及中國音樂(le)學院特聘教授,中國音樂(le)家協會副(fu)主席……當然最為人熟知的,還是“年少成名的天才指揮家”這個富有傳奇色彩的身份。再加之交響樂與生俱來的那一分“高冷”,不熟悉李指的人大概率也就推斷他會是一個很有距離感的人。畢竟,在大多數人的印象里,指揮,總是站在聚光燈下最耀眼的那個圓圈里,站在臺上臺下所有人視線交匯的中心里,觸不可及。

的(de)確,觀眾可見(jian)的(de)指揮,僅限于舞臺(tai)。而(er)指揮真正的(de)魅(mei)力,實際卻在舞臺(tai)之外。

拿到(dao)選題之(zhi)后我突然發(fa)現,其(qi)實(shi)不(bu)光對于(yu)李指(zhi),甚(shen)而是(shi)對于(yu)指(zhi)揮這個職業(ye),我們似(si)乎是(shi)那么(me)熟悉,卻又是(shi)非常(chang)陌生(sheng)的。指(zhi)揮究(jiu)竟是(shi)做什么(me)的?一個看似(si)簡單(dan)的問題,但如果不(bu)是(shi)圈內人(ren)或是(shi)交響樂發(fa)燒(shao)友(you),或許很少(shao)有(you)人(ren)能說(shuo)出確切的答案。

計劃拍攝(she)之前與李指長聊三個小時,關于(yu)這個問題(ti),他給出了一個相當令人意外的答案: “指揮其實是一個非常尷尬的角色”。的確,總是站在舞臺中央的指揮,卻是唯一不能發出聲音的音樂家。看似只需要衣著光鮮地揮揮手,但事實上卻是一個沒有槍的司令員。“你腦海里所有的音樂,都要靠其他人的配合才能夠實現。而且這群人,是世界上最有個性,最難對付的藝術家。”

這樣的尷尬,要越過很高的門檻才(cai)能克服。

當然有(you)(you)硬的門檻: 如(ru)(ru)果沒(mei)有(you)(you)超于(yu)常人的天(tian)賦,無法(fa)在近百人同時奏響的旋(xuan)律中分辨(bian)出是誰奏出那些細微(wei)的雜音;如(ru)(ru)果沒(mei)有(you)(you)對(dui)音樂超于(yu)常人的理(li)解,無法(fa)找到(dao)(dao)對(dui)樂譜獨特(te)的詮釋方(fang)式。更有(you)(you)軟的門檻: 細微(wei)到(dao)(dao)在日常排練的每一天(tian)如(ru)(ru)何與樂手們相處,一句話的不(bu)對(dui)付或許都(dou)會(hui)影響發揮。

那舞臺上(shang)的(de)肆意瀟灑背后,不僅有(you)天賦(fu)限定的(de)門(men)檻;有(you)拾級而上(shang)的(de)艱辛(xin);更(geng)有(you)著(zhu)隨歲月流逝(shi),人情(qing)冷暖磨礪出的(de)人生智慧。

有幸(xing)跟隨(sui)李指回到家(jia)鄉云南,回到他音樂之(zhi)路的起點。當我們嘗試用影像還原(yuan)那些在(zai)他成長歷程中的重要時(shi)(shi)刻,似乎打(da)開了一(yi)(yi)個(ge)與過往(wang)對話的平行時(shi)(shi)空(kong),那些依然靜(jing)靜(jing)佇(zhu)立(li)在(zai)歲月中的老房子、舊樂譜、老磁帶還有老同學(xue)們,其實(shi)都一(yi)(yi)直在(zai)等(deng)待(dai)著老朋(peng)友回來。

采訪時,李(li)指比預料(liao)中更為坦誠,談起自己(ji)曾(ceng)經(jing)的“膨脹”時刻毫不避諱,論及當下音樂教育出現的問題也非常直接。拍攝需要等待布光時,他的常態總是拿著一只鉛筆,一本大譜子,不時寫寫畫畫。在圈內他是有名的愛給樂譜挑錯,朋友圈里發得最多的就是各種樂譜勘誤。他在課堂上常給學生說“指揮是一個零容錯的職業,一次也輸不起”……嚴謹,細致,永不松懈;臨近拍攝結束我發現,大概這些很少會用在藝術家身上的形容詞,才是支撐他藝術生命奔騰不息的關鍵。

最要感謝(xie)的(de)還(huan)有李指的(de)母(mu)親(qin),為我們翻箱倒柜找(zhao)了(le)不少珍貴的(de)老照片。老太太拍攝前夕剛剛從南(nan)極獨自旅行回來,退(tui)休后獨自旅行的(de)足跡幾乎遍布五大(da)洲(zhou)。一步步將兒(er)子送上(shang)音(yin)樂之路(lu),兒(er)子走出(chu)來了(le),她也(ye)終于有時(shi)間走自己想走的(de)路(lu)了(le)。



64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