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体育

《文藝名家講故事》之《心之舞者 趙大鳴》
導演手記 于歌

發布時間:2021年02月19日 12:24 | 來源:64体育 64體育 |


回顧整個創作過(guo)程,最頭疼的問題是大鳴老師的“不配合”。

在做前期(qi)資料收集的時候,大(da)鳴老師的作品可(ke)以找到很多,但關于他本人的經歷卻很少,也許是常年(nian)在幕后工(gong)作的習慣(guan),大(da)鳴老師十(shi)分低(di)調內斂。

回想起第一次約大鳴老(lao)師見面時,年過六十(shi)的(de)人邁著精神小(xiao)伙(huo)般(ban)輕快的(de)步(bu)伐。訝異于他身上如此充(chong)沛(pei)的(de)活力,讓我誤以為可以馬(ma)上聽到很多光輝事跡(ji)。在表明(ming)來意之(zhi)后,大鳴老(lao)師一直在傾聽我們的(de)訴求,詢問我們的(de)想法,而(er)將他自己的(de)經歷講述(shu)的(de)如一張格式標準的(de)履歷—簡潔精煉同時毫無特別之處。甚至在聊到他的作品在創作時遇到過哪些問題,如何解決的時候也只是淡然的說: “沒什么,都是自然而然的。”在當時,作為創作室主任的大鳴老師不僅要把關部門作品的質量,同時他自己也要不斷創作,文藝作品不管是形式上還是內容上都要與時俱進不斷創新,這就要求文藝工作者不斷修煉,緊跟時代,才能創作出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作品。而這就表明,一切并不像大鳴老師說的那樣“自然而然”,只是他已習慣了這各中艱辛,并真的不以為然。在和大鳴老師后來的接觸中他甚至委婉的表示: 能不能只說作品不說他個人,這讓我有點哭笑不得,畢竟我們的欄目叫《文藝名家講故事》。在被明確拒絕這一要求后,大鳴老師只好放棄掙扎。雖然第一次見面沒有挖出什么料來,但低調內斂的大鳴老師,令我心生敬佩,同時也讓我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。

在(zai)接下來的(de)前采過程(cheng)中,隨(sui)著內(nei)容的(de)不(bu)斷深入以及一(yi)(yi)些旁采人(ren)員提(ti)供的(de)信息(xi),終(zhong)于讓我在(zai)這(zhe)些蛛絲馬跡中看(kan)到了一(yi)(yi)個立體的(de)大鳴老師(shi)。低調內(nei)斂的(de)大鳴老師(shi)年(nian)幼時也曾向往舞臺,有一(yi)(yi)個舞者夢。雖然在(zai)種種客觀(guan)條件下,已經有一(yi)(yi)定(ding)舞蹈功底的(de)大鳴老師(shi)最終(zhong)放棄(qi)成(cheng)為一(yi)(yi)名舞者,他笑稱現在(zai)從事(shi)文(wen)藝創作可以算是一(yi)(yi)種“曲線救國”的方式。看似一句玩笑話,但他眼里的光透露出內心的認真,心中的火苗也從未熄滅。大鳴老師對文藝的熱愛是百轉千回仍不滅的初心,是歷久彌堅仍堅持的夢想。我想,這樣的初心和堅持正是現今人們面對浮躁時所需要的力量,是沉潛在精神深處需要覺醒的覺醒,也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精神內核。

最(zui)后借用大(da)鳴老師的話,總結一下我對這(zhe)個片子的理解(jie): 我們不(bu)能說(shuo)從這(zhe)些(xie)(xie)名家前輩身上學到什(shen)么(me),但是(shi)那樣一種氛圍,潛移默化的影(ying)響下,可能會受用一生。希望那些(xie)(xie)內心仍存的星火可以明亮不(bu)滅。



64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