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体育

紀錄片(pian)《安娜與中國》

    安娜·路易斯·斯特朗是誰?或許大多數人不知道答案,但毛澤東的著名論斷“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”,卻是經過她撰寫的文章傳播到世界,由此她也獲得一個綽號“——紙老虎女士”。
    安娜·路易斯·斯特朗(1885-1970),美國著名的進步女作家和記者。她一生六次來到中國,撰寫了七本關于中國的著作和大量文章,用手中犀利的筆傳播中國革命和建設成就。斯特朗曾經說過: “與其咒罵黑暗,不如燃起一支明燭”。她前四次來到中國,是為了探索一種人類社會的理想模式,卻在無意中為自己確定了最后的歸宿,并將人生最后三分之一的時間奉獻給了這里。
    回首中國革命走過的那些艱苦歲月,留下了很多有關斯特朗的傳奇故事。她的名字應該被歷史和人民所銘記。與此同時,探尋斯特朗的人生軌跡,解讀那些有關中國的文字,剖析她對中國的情感變化,對我們研究中國革命史具有很重要的價值——我們可以從一個側面,看到中國共產黨是如何在正確的決策和思想引領下, 在國際友人的支持和幫助下,領導人民一步步走向勝利。
     兩集紀錄片《安娜與中國》以最簡潔的時間線,回顧斯特朗40歲來到中國后的人生,并將她的生長環境、教育背景、革命足跡穿插其中,通過采訪她的后人、身邊的朋友、同事,力求為觀眾還原一個立體、鮮活、真實的斯特朗,剖析她成為革命觀察家的心路歷程。隨著一次次到訪中國,斯特朗對中國革命、中國共產黨、中國人民的認識逐漸深入,與中國的羈絆與情感也越來越深,最終將自己與中國的命運緊密相連。

第一(yi)集(ji) 《尋路》

     安娜?路易斯?斯特朗,美國著名記者,知名作家,她的一生極富傳奇色彩。
     96年前,安娜?路易斯?斯特朗第一次前往中國采訪,她沒有想到,從此她會與中國結下生死與共的情緣。
     1925年斯特朗第一次到中國,初次面對古老的中國文明,她感到隔閡,但不久之后,她卻感嘆說: 這里不是異國他鄉,而是我的家鄉!是什么事情,讓斯特朗發生了這樣大的轉變呢?
     1927年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變后,斯特朗再次訪問中國,在中國革命最黑暗低潮的時候,她以驚人的洞察力做出自己的判斷,她說: “有勇氣把中國從中世紀推進現代世界的,必定是這樣的工人和農民!”
     1937年,在中國抗日戰爭最艱苦時,斯特朗又一次來到中國,她深入山西農村,到八路軍總部進行采訪,成為當時極少數能夠深入八路軍核心進行采訪的西方記者,在這次中國之行后,斯特朗再次做出判斷: “在人類歷史中,中國曾經是,現在是,將來也會是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。五分之一人類解放是本世紀最具有決定意義的大事。”
     在中國革命最低潮之時,在中國抗戰最艱苦之際,斯特朗為什么能做出這樣的判斷,她在中國看到了什么?聽到了什么?跟隨斯特朗的足跡重回歷史現場,從不同的視角再次見證那段苦難輝煌的歲月……   

年輕時的斯特朗

安娜在(zai)中國采訪寫作

安(an)娜關(guan)于中國(guo)的(de)著作《千千千萬中國(guo)人》

斯特(te)朗在(zai)山西

山西馬牧村(cun)八路軍總部(bu)舊址(zhi)

安娜(na)在(zai)重(zhong)慶與周(zhou)恩來交談

1940年周恩來與安(an)娜會面(mian)的記錄

安娜的侄(zhi)孫接(jie)受采訪

安娜在中國采訪各界人士

第二集 《歸宿》

     斯特朗一生六次來到中國,每次都處于中國革命最關鍵的時刻。
     1945年8月6日和9日,美國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。9日,蘇聯紅軍從東、西、北三面進入中國東北,向日本關東軍大舉進攻,加速了日本法西斯的覆滅。消息傳來,斯特朗以一個記者的敏銳嗅覺意識到,中國正邁向一個重要的歷史關口。于是,在1946年斯特朗第五次來到了中國,而這一次她的目的地十分明確,那就是延安。
     1946年8月20日,在毛澤東住所外的一個小石桌旁,一次具有深遠影響的訪談開始了。毛澤東與斯特朗的這次談話,天南地北,古往今來,無所不談。
     1948 年1月,斯特朗返回美國。她把延安之行寫成《中國的黎明》一書,在印度、美國和法國出版,又撰寫了西方第一篇論述毛澤東思想的文章——《毛澤東的思想》發表在《美亞》雜志上,將“紙老虎”論斷傳播到世界。
     然而,斯特朗在離開延安之后,命途多舛。1958年9月22日,斯特朗終于在別離10年之后,第六次來到中國,并在此定居。
     斯特朗為舊中國的滅亡盡了一臂之力,又為新中國的建立和發展獻出了畢生的精力。她用自己的文字,使世界各國人民能更清楚地了解中國,使對中國有誤解的人們改變他們的想法。
     1970年,斯特朗在北京逝世,享年85歲。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,她的墓碑上銘刻著: “美國進步作家和中國人民的朋友”。   

紙老虎(hu)理論發(fa)表(biao)在美亞雜志

毛澤(ze)東與斯(si)特朗

回到美國發表文章的斯特朗

采訪斯特朗侄孫特雷(lei)西

74歲的斯(si)特朗到西(xi)藏采(cai)訪(fang)

斯特朗編(bian)寫《中國通(tong)訊》

定居中國的斯特朗渴望工作

周(zhou)總理為斯(si)特(te)朗80大壽慶賀

斯特朗去世后葬于(yu)八寶(bao)山革命公墓(mu)

 
64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