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体育

定義你的瀏覽字號:

國慶逸事——從起點到經典

 
  2009年09月(yue)29日(ri) 09:33    來源:64体育

  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五十多個生日,二(er)十多次(ci)慶典(dian),歷年的(de)國慶都(dou)有許(xu)多令人(ren)難忘的(de)場面。其中(zhong)有些(xie)(xie)只留在(zai)黑白膠(jiao)片上(shang),有些(xie)(xie)則留在(zai)我們(men)的(de)記憶中(zhong),或(huo)是一代(dai)代(dai)傳承下來,成為國慶中(zhong)的(de)經典(dian)之(zhi)作。是誰,怎(zen)樣創造了(le)這些(xie)(xie)經典(dian)呢?

 

再(zai)次踏上(shang)通(tong)往(wang)天(tian)安(an)門城(cheng)樓(lou)的(de)階梯(ti),再(zai)次登(deng)上(shang)天(tian)安(an)門城(cheng)樓(lou),四十多年前(qian),看似普通(tong)的(de)他們,曾經在這里、在幾十萬(wan)人羨慕的(de)目(mu)光中,給毛主(zhu)席獻過(guo)花。

 

李毅華、劉美云。1951年,他們第一次(ci)在國慶節這(zhe)一天,代表全(quan)(quan)國少年兒童,把鮮(xian)花獻給(gei)了(le)天安門(men)城樓上的毛(mao)主席。當時,這(zhe)張(zhang)照片被印成明信片,發(fa)往全(quan)(quan)國各地(di)。

 

原國慶獻花帶隊老師  君式

他們獻花的孩子,我們選的最小9歲,最大的11歲,一般的都13,他不能太高。選擇這個孩子,當時很多人都問是什么條件,我們沒什么條件。我們(認為)第一他是品學兼優的,第二要活潑開朗,當時很多小孩很拘謹的,不像現在的小孩都很會回答問題,再一個是身體健康,沒有好的身體能從那兒抱著那個,鮮花挺沉的,抱著跑那么遠。

 

 

然而,“獻花”這個儀式并沒有持續多久。1954年(nian)國(guo)慶(qing)儀式之后,毛主席提出,“不(bu)要(yao)只給(gei)我一(yi)個人獻花”。于是能夠(gou)在五(wu)一(yi)、十(shi)一(yi)上天安門城樓給(gei)毛主席獻過(guo)花的孩子,總共只有14個(ge)。對我們這些旁觀者來說,獻花的(de)瞬間是我們記憶中的(de)一個(ge)亮點;對這14個孩子來說(shuo),這一瞬間影(ying)響了(le)他們的一生。

 

原國慶獻花帶隊老師  君式

所有的人都是高級職稱,這個我太沒想到了。用他們自己的話說我們激動過,因為都說給毛主席獻過花。我們仇恨過,就是當時把他們,由于父親的原因,家庭的原因和派性的原因,在十年動亂中間他們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挫折,很少有人沒有受到挫折的。我們也迷惘過,但我們沒有消沉過。

 

還(huan)是(shi)在1951年,還是在少先隊的隊伍里(li),一(yi)群特殊(shu)的游行者第一(yi)次出現了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副總指揮  李大偉

國家也沒有統一養鴿子的地方,鴿子都在私人那兒放養的,因此每年都需要收購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少先隊帶隊老師  君式

就有這么一間小屋子,辦公條件很差,把窗戶都摘了安上網子,把鴿子買來放進去,大概兩三個月吧,鴿子吃得挺壯的,它們吃高粱米,還給我們下了好多鴿子蛋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副總指揮  李大偉

后來,當我們很尊敬的宋慶齡,國家副主席,她知道這件事情,就在她住的地方養了一些鴿子,還把這些鴿子交給少先隊來放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少先隊帶隊老師  君式

另外,西郊有一個軍鴿廠,就是訓練軍鴿的,軍鴿更認識家了。所以我們就借來宋副主席養的鴿子,因為宋副主席的家正好在天安門的西北邊,這軍鴿廠呢也是在西北邊。所以混上了這些鴿子都發給小孩,到天安門這么一放飛,只要有一部分鴿子沖著天安門飛,并不是沖著天安門反正往高處飛嘛,天安門不是高嗎,另外它又想回家,所以鴿子自然而然就在天安門上轉一個圈,然后就都往西北飛了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副總指揮  李大偉

等到改革開放以后,我們北京成立了信鴿協會,數量也多,質量也高,那么就由他們信鴿協會的會員捐獻出來,放完了又回到自己家去了。

 

 

對比1951年第一次和1999年(nian)最(zui)近一(yi)(yi)次放飛鴿子的場面,我(wo)們(men)可(ke)以(yi)明顯(xian)地看到(dao)起(qi)點和(he)經(jing)典之(zhi)間的距離(li),而這距離(li)正是組織者用一(yi)(yi)年(nian)又一(yi)(yi)年(nian)的努力,一(yi)(yi)步(bu)步(bu)走過來的。音(yin)樂聲中,象征和(he)平的白鴿飛向藍天(tian),一(yi)(yi)同(tong)帶(dai)上的是我(wo)們(men)對祖國(guo)生日(ri)的祝福(fu)。

 

天安門廣場1949年時(shi),只是一條(tiao)通(tong)往正陽門的(de)御用甬道。南(nan)北百(bai)米(mi),東西70,總面積不足一萬平方米。到了1959年(nian),天安門廣場被擴建為全世(shi)界最(zui)大(da)的廣場。怎(zen)樣(yang)充分利(li)用這個新(xin)建的廣場,體(ti)現國慶(qing)大(da)典(dian)的氣勢(shi)呢?有人大(da)膽地提出,能不(bu)能通過組織群眾在廣場舉起不(bu)同(tong)顏(yan)色(se)的花球,最(zui)終擺出一個國徽的圖案?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廣場組負責人  青韋

天安門上主席臺的高度是13,那么到組字那兒有好幾百米遠了,角度很小了。  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廣場組負責人 何其祥

這么平、這么遠的一個角度,應該是隔幾排花舉起來了,看不見人只看見花,如果都是這樣只看見花看不見人的胸部,那個花就非常平展了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廣場組負責人 青韋

當時咱們就用土辦法,弄了一個大沙盤,象乒乓球臺子似的,在上頭畫小圓圈,一個小圓圈代表一個人,這國徽需要兩萬人,畫兩萬個小圓圈。具體做這個工作的同志畫著畫著說,不行我畫不了了,這小圓圈都立起來了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廣場組負責人  何其祥

眼都花了,圈兒都自己動起來了,閉上一會眼,休息一會兒接著畫,很艱苦的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廣場組負責人  青韋

畫完圓圈以后,得擺個東西代表人。用什么呢?一開始說用棋子兒吧,不行,又粗高矮也不成比例。這不行,能不能旋點兒小木棍戳那兒,太輕又站不住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廣場組負責人  何其祥

什么東西又有重量,這比例又差不多,擱那兒能不動?我原來是搞印刷的,在人民印刷廠,后來一想——鉛字。試試吧,就跑到《北京日報》弄了點鉛字。四號鉛字,就這么高,四號鉛字底下那個長、寬,不是方的嗎,跟我們畫的那個(圓圈)相似,比那個圈稍微大一點兒。擱在那兒,字兒沖上,底兒沖下,不是平的嗎,戳住了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廣場組負責人  青韋

戳完了以后,可要請領導來看了,不知哪位一碰,呼啦,像多米諾骨牌一樣,呼啦都倒了,又得重新戳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廣場組負責人  何其祥

擺了那么六七天,好容易圖案出來了,這時候一看,那心情特別興奮,成功了。

 

 

然而,這個令他們驚(jing)喜的(de)成功還只是在(zai)圖紙上,怎(zen)么把圖紙上的(de)國徽落實到幾萬學生或者工人(ren)手中不(bu)同(tong)顏色的(de)花球,組(zu)織(zhi)者又開始尋找最(zui)簡單有(you)效(xiao)的(de)辦法(fa)。最(zui)終辦法(fa)是有(you)了,可究竟行不(bu)行,卻不(bu)是靠畫圓圈、擺鉛字這樣的(de)辦法(fa)就能(neng)檢驗(yan)的(de)了。

 

原國慶群眾游行指揮部副總指揮  李大偉

最后在領導審查的時候向我們提出來,我們說,效果呢?我們可以保證是一片花的海洋,但是國徽、國慶這些字能不能出來,基本上可以保證能夠達到,但是不敢絕對保證,因為我們不能想像把十萬人調到天安門廣場來實驗,這樣呢,領導最后還是審查、批準通過了。但是當天等到十萬人到天安門廣場以后一集合,效果非常理想,國徽、國慶,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,中國共產黨萬歲效果都出來了。

 

1959年(nian),在一個沒有計算機(ji)的(de)時代,用畫(hua)圓圈(quan)、擺(bai)鉛字等土辦(ban)法搞出來的(de)廣(guang)場組國徽(hui),成為歷次大典,天安(an)門廣(guang)場上(shang)的(de)保留(liu)項(xiang)目。

 

經(jing)典并(bing)不是(shi)憑空出現(xian)的(de),每一(yi)個(ge)(ge)經(jing)典都需要一(yi)個(ge)(ge)起點。而且最初的(de)這個(ge)(ge)創新(xin)通(tong)常與當時(shi)的(de)時(shi)代背景(jing)密切相關(guan)。1999年(nian),出(chu)鏡率最高,可以說(shuo)是鋪天蓋地的(de)(de),要數這個創新的(de)(de)國(guo)慶標志。歷年(nian)國(guo)慶,通常都會(hui)設(she)計一些游(you)行者(zhe)佩(pei)戴的(de)(de)徽章,晚會(hui)、游(you)園門票(piao)。而1999年,它們第(di)一(yi)次被統一(yi)地打(da)上了這個符(fu)號的烙(luo)印。

 

 

國慶50周年會徽設計者  朱維理

改革開放之后,作為我們平面設計師們,為企業、為產品進行大量的包裝,用形象力推動經營力,為什么我們自己不能夠在為自己的國家五十周年慶典進行形象包裝?

 

市場因素的介入不只(zhi)體現在這個國慶標志上。以往,國慶的彩(cai)車(che)用后只(zhi)能(neng)拆除。隨(sui)著彩(cai)車(che)造價越來(lai)越高,浪費也(ye)越來(lai)越大(da)。1999年,“北京(jing)正負(fu)離子對(dui)撞機”和(he)“生物工程在崛起”這兩(liang)輛彩車第一次走進了拍賣行。

 

國慶50周年彩車拍賣師  岳鴻聲

記者當時有人跟我通過一個電話,說你們為什么要賣彩車,你們窮瘋了嗎?各種各樣的評論都有了。但是大多數人還是支持的。它的好處對國家、投資者、買售方,以及對于拍賣公司都有好處的一件事情,為什么不做呢?做了以后它的經濟效益、社會效益都很好,我覺得對以后的各種政治活動使用的工具都有一個很好的示范作用。

 

當彩車(che)成(cheng)為(wei)拍賣師(shi)手(shou)中的拍賣標的,當國慶七天長假(jia)成(cheng)為(wei)旅行社的黃金周、商家心目中的銷(xiao)售(shou)旺季。究竟它們是(shi)不是(shi)會成(cheng)為(wei)另一個經典的起點,只有時(shi)間能(neng)說明一切。

 

 

 

1/1

視(shi)頻推(tui)薦
最新(xin)資(zi)訊(xun)
精彩推薦(jia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