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体育

定義你的瀏覽字號:

國慶逸事——禮樂的故事

 
  2009年(nian)09月29日 09:51    來源:64体育

 

國慶大典上,如此激昂的進行曲,如此整齊劃一的步伐,如此高昂的士氣,讓我們由衷地感到驕傲和自豪。每個正步75厘米,一共128步,步步都是他們,和他們身后的這支聯合軍樂團,我國的禮樂之團對祖國的生日祝福。

 

對于逄豐成來說,國歌最開始這幾個小節的音符到底演奏了幾萬、十幾萬次,他已經記不清楚了。然而最難忘的一次,還是在1999101號的那一天。

 

國慶50周年聯合軍樂團小號聲部長 逄豐成

三四點鐘吧,起來以后天比較冷,穿著大衣,坐著卡車,當時是將近100多輛卡車到了天安門,我們在大會堂東門待命,坐在那個地方,這時候把所有演奏《國歌》的小號集中在前面,一遍兩遍三遍四遍那么練。

 

即(ji)使(shi)已(yi)經有過無數次的演奏經驗,即(ji)使(shi)已(yi)經集中(zhong)訓練(lian)了三個多(duo)月,然(ran)而國慶節的那天(tian)早上(shang),小(xiao)號聲部依(yi)然(ran)把《國歌(ge)》練(lian)習了一(yi)遍又一(yi)遍。

 

 

國慶50周年聯合軍樂團小號聲部長 逄豐成

《國歌》中,作為小號演奏的幾小節,應該從技術上沒問題,因為音域是最好的音域,又不高不低而且又不難。一般初學者,初學幾個月的人都可以演奏,但就是因為是演奏《國歌》,我們又是軍樂團,一般在大的禮儀場合,在很莊嚴的情況下出現,在全場肅靜的時候演奏,所以說這個思想的壓力勝于音符的這種壓力。要演奏國歌,每次儀式只要小號《國歌》演奏完了,等于這個任務就完成一半了,可以放松了。前面這一點是絕對絕對不能放松的。吹奏過上千次上萬次《國歌》的人,在演奏的時候照樣特別緊張,有時候我們開玩笑說,每次演奏完《國歌》不知道死多少細胞呢。

 

1949年的開國大典上,五星紅旗第一次在天安門廣場迎風飄揚。聯合軍樂團的前身聯合軍樂隊第一次在天安門廣場奏響十余首禮樂,其中就包括這支4天前才被政協一屆全體會議定為《國歌》的《義勇軍進行曲》。

 

 

時任開國大典聯合軍樂團總指揮 羅浪

200人的樂隊第一次不是唱,而是演奏了這個曲子。

 

新誕生的共和國也是第一次以慶典的方式來展示自己的形象,在這樣一個重要的時刻,閱兵、分列式和群眾游行究竟用什么曲目伴奏,當時出現了三種意見: 用舊中國的軍隊閱兵曲,用蘇聯樂曲,還是用改編的軍歌?

 

時任開國大典聯合軍樂團總指揮 羅浪

三種意見報中央軍委來定,毛主席批了“以我為主,以我國為主”,這個九字方針基本上就通過了以我們的革命歌曲改編為主,這樣就形成了我們中國自己典禮用曲的指導方針。

 

國慶大典使用的禮樂風格就此確定下來,此后也都是以時代性、民族性作為衡量標準對曲目進行調整。在天安門廣場演奏的人數,也經歷了一個由最初的200人,演變為500人,最后固定在千人樂團的過程。但是一直沒有變化的是在隊形上,與通常管弦樂演奏的隊形不同,打擊樂始終在第一排。

 

 

國慶50周年聯合軍樂團打擊樂聲部長 鄭建國

歷屆國慶大典我們都是站在第一排的,所以1999年國慶大典大家叫我“一排長”,因為站在第一排嘛。為什么放在第一排?所有閱兵部隊要卡那個步子,一般他們習慣聽的是我們大鼓、小鼓、镲的節奏。

 

在國慶大典上,軍樂團不僅要用樂曲表現各個方陣的主題,還要通過節拍的控制為游行打出時間的暗格。背著最沉達到20多斤的樂器,精神高度集中地演奏近兩個小時,站立時間更是超過3個小時,還要整齊劃一地做出各種動作。軍樂團的一千多名演奏者為此付出的汗水和努力,不會少于一支支受閱部隊。然而,在國慶50周年軍樂團與受閱部隊合練的過程中,音樂的節拍和戰士們的步伐配合時卻發現了一些問題。

 

國慶50周年聯合軍樂團總指揮 于海

我作為總指揮去閱兵指揮部開會,首長們就提出問題了,他說受閱部隊發現一個問題,說呢我們從遠處到天安門廣場,比方說從天安門東邊往這邊走,快走到天安門城樓,快到天安門廣場,我們老感覺你們那個音樂越來越快,我們的速度都跟不上,步子也跟不上,很快,檢閱完了以后離開呢又慢了。他說的就是這個物理現象,聲音的物理現象。比方說,他隔著天安門城樓,在這個地方聽我們音樂的時候,傳過去有個速度了,越走越近,到真實的聲音的時候它就顯得快了,到最后慢慢走它又慢了,最后聽聽就是這么回事兒,適應了。

 

這樣的問題,對于50周年國慶大典聯合軍樂團的總指揮于海來說,只是眾多問題中的一個,在他和他的同事們面前,還有更多的難題需要解決。

 

這是國慶50周年演奏《國歌》時使用的節拍器。96拍的《國歌》,46秒內必須準時奏完,同時國旗準時升到旗桿頂。然而幾經合練,國旗離旗桿頂卻始終差了一米多,這可急壞了總指揮于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國慶50周年聯合軍樂團總指揮 于海

我跟升旗手說,我們兩個配合一遍。升旗手是個小伙子,站在對面,站在升旗的那個地方,我站在這邊給他演示,我說你看我的左手,我右手是打預備拍,是給隊員的。比方說我打4個預備拍,那么多人嘛,一二三四,左手一下時我們準時開始,我們來試。這一個點,第一個音上出現問題,為什么?他那個升旗手,國旗桿下面有一個按鈕是紅色的按鈕,那個國旗手老是隔得很遠他不敢摁,他看我左手一二三四,他這個手就慢了,是吧,就差這一點點,開始都說他們的問題?我們的問題?后來發現就是在摁的一剎那,晚了一點點。問題解決了,所以到最后國歌那一天,當天我們做得非常好,天衣無縫。

 

1999年,也是歷年來聯合軍樂團在國慶大典上演奏曲目最多的一次。樂曲由以前的10多首增加到35首。其中為游行隊伍伴奏的曲目,無論原來是什么節奏,都必須改編為每分鐘116拍的管弦樂曲。

 

中國人民(min)解放(fang)軍軍樂(le)團創(chuang)作室主任  嚴曉藕

比如說《走進新時代》,這個是廣為人知的歌曲,但是它是一個女聲的抒情歌曲,所以我們配起來非常困難。怎么把它變成一個行進演奏的樂曲,絞盡了腦汁。寫了好幾稿,第一稿錄了音,大家一聽,不是那么回事兒,走不了。第二稿覺得還欠缺點什么,最后用小號、長號,一開始號角出來,然后引入一種節奏的氣勢,當然旋律也沒有辦法,不能改變人家旋律,那是一個很著名的歌曲,但是它的后半部,比如說有很有氣勢的部分,這個地方我們就比較容易發揮銅管的這種氣勢,然后用輪奏的方式加強它。

 

35首曲子,每一首演奏多長時間,和下一首如何連接都經過周密的考慮。這些把復印機都累趴下好幾臺的譜子,軍樂團的一千多人,必須人人都要背下來。這個要求,對于專業人士來說也是很高的。

 

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樂團副團長 尹廣軍

就是1969年以后,各大軍區專業的軍樂隊取消了,其它部隊里面沒有專業的軍樂隊了。1984年以后開始,我們從各個部隊的業余樂隊里面,選擇一定的樂隊來和我們一起來完成這個任務。

 

國慶50周年聯合軍樂團總指揮 于海

比方說我印象非常深刻,就是蘭州軍區幾個圓號,當著一千多人的面抽查,不講情面的。我,還有副總指揮、分指揮,我們就拿著譜子來看。來,背吧。開始。他們全是節奏,4個人就是,全是背節奏,最后背亂了,結果就給他們很嚴厲地批評。如果你第二次再背不下來,開除你參加樂團的資格,不允許你參加國慶典禮,就沒有這個資格了,很嚴格的。我記得,他們當天晚上回去都寫了檢討,而且當天晚上背到半夜。第二天早上起來又背,上午又背,最后還專門請了我去給他們檢查一遍。第二天排練,當著全團人的面,圓滿通過。

 

莊嚴的禮樂背后,是他們默默的付出。在這張用接片拍攝方法拍攝的照片上,一千多位演奏者的面孔已經看不太清楚了,然而他們一個個付出的故事,化為一個個音符,奏響在國慶大典上,銘記在我們心中。

 

 

 

1/1

視(shi)頻推薦
最(zui)新資訊
精(jing)彩推薦